設辦公室?Hybrid Office?還是索性永遠 WFH? 探討疫情後的工作模式

辦公室,是大家一起奮鬥的地方,是人才集思廣益的空間,亦是公司不可或缺的核心基地。不過自從疫情迫使大小企業轉用「在家工作」遙距工作模式後,管理者驚覺辦公室不是必需品!關於辦公室存在價值的討論隨即展開。尤其在香港這「賺錢不夠交租」的地方,startups 是否應該繼續租用辦公室?還是應該轉為遙距工作 (work from home, WFH),把節省的租金用在業務發展上?還是兩者兼備的混合模式 (hybrid office) 最好?讓我們看看三位科技界領袖有什麼看法!

(Photo Credit: HubSpot)

Dharmesh Shah, HubSpot Co-Founder and CTO

「我有一套『Pajamas Principle』的生意原則」HubSpot 聯合創辦人與 CTO Dharmesh Shah 於 HubSpot 一場會議中說道。他認為每位員工在最適合自己的時間和地點,用最配合自己的方法工作才能做出最好成績。有些人喜歡穿著睡衣在家工作,有些人喜歡傳統的工作環境。他認為作為管理者大家應該給予員工更大彈性。與其由管理者單方面說「遙距工作模式就是未來」或「辦公室已死」,提供更靈活的工作方式讓員工選擇才是最好的方法。

Shah 說得到做得到。自 2021 年 1 月起 HubSpot 開始用混合工作模式 (hybrid office),員工可以選擇「主要回辦公室工作」、「主要在家工作」、以及自由遊走的「靈活工作模式」三種,而且還能每年重新挑選一次以配合個人發展及家庭需要。

當然這麼做一點也不容易。除了要解決大量資源、人才管理、法律上的問題,員工對這些安排也有很多連管理者也無法回答的疑問。不過 Shah 覺得這都是值得的。他表示 HubSpot 不止為客戶開發軟件,還要為員工開拓企業文化,才能吸引和留住更多人才。

Shah 的選擇可能是對的。2021 年有 18% HubSpot 員工選擇回到辦公室工作,39% 選擇在家工作,而最多的群組(43%)挑選了靈活工作模式。

(Photo Credit: Dropbox)

Drew Houston, Dropbox Co-Founder and CEO

對於未來,Dropbox 聯合創辦人與 CEO Drew Houston 沒有一絲的懷疑。他認為未來的工作必然是遙距與分散的,疫情只是加速這個變化而已,而他從中看到了無限商機。「分散式工作的概念自 80 年代起已經存在,也許我們正處於兌現這夢想的轉捩點。」

疫情爆發後,Dropbox 立即向員工展開關於遙距工作與辦公室生活的問卷調查,又分團隊測試不同工作模式的成效。Houston 甚至委託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深入研究分散式工作模式的利弊。雖然他得到許多不一樣的答案,不過當中也有一些共通之處,例如很多人希望能夠面對面交流,希望工作能夠更加靈活,以及不希望被居住的地區限制工作機會等。

因此 Dropbox 於 2020 年 10 月正式轉型為一間「Virtual First」的公司,當中包括三大重點。首先,員工全面在家工作,有需要時 Dropbox 會提供空間給予員工見面交流。第二,Dropbox 放棄朝九晚五制度改為彈性上班,其中有些時段被劃為「必須上班」以確保團隊有足夠的溝通時間。第三,Dropbox 將為員工提供更多網上工作工具以確保工作能順利進行。為表決心,Dropbox 甚至把全球 13 間辦公室都改裝為「Dropbox Studios」。這些 Studios 是為促進員工交流而設,擁有多個會議室、合作空間,並不設個人坐位。

至於為什麼不採用混合式工作模式,讓不想在家工作的員工能夠回辦公室上班,Dropbox 的 Chief People Officer Melanie Collins 表示他們對混合式工作模式存有保留。混合工作模式可能製造兩個截然不同的員工體驗,導致不公平的情況出現。例如在辦公室工作的員工比起遙距工作的員工更容易建立人脈,從而可能得到更多升遷的機會。「我們希望創造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。」

當然,Dropbox 採用全面遙距工作可能有另一考慮。Dropbox 於今年 3 月以 10.8 億美元售出三藩市總部,更打破了三藩市每平方英尺的價格記錄。

(Photo Credit: Slack)

Stewart Butterfield, Slack CEO and Co-Founder

Slack 是很多 startups 與科技公司都喜歡使用的團隊通訊管理平台,於疫情期間為在家工作的公司提供關鍵支援。沒有想到 Slack CEO 與聯合創辦人 Stewart Butterfield 對遙距工作的態度卻是意外地冷淡。「如果你在 2020 年 2 月問我在家工作的員工能否保持工作效率,我會答『不能』。」

Butterfield 認為與其討論員工每星期應有多少天在辦公室上班,管理者更應該考慮公司希望朝著什麼方向發展,有沒有採用軟件和科技配合等。因為牽一髮而動全身,管理者不能單純指望除了上班安排以外什麼都不變,這是不切實際的。他更表示管理者不應輕率地改變工作模式。員工也許會因為可以遙距工作而搬到較遠但環境更好的地方居住,或改變他們的家庭生活。「這是一個不能回頭的決定。」

當然,疫情期間員工的良好表現令他態度有所軟化。Butterfield 承認遙距工作模式幫助了 Slack 於全球招聘到更多人才。35% – 40% 的 Slack 員工都是疫情爆發後聘請回來的,當中很多人都來自 Slack 沒有設立辦事處的地方。如果沒有遙距工作 Slack 就可能聘請不到這些員工。

不過 Butterfield 並不會因此放棄實體辦公室。Slack 正陸續重開全球的辦公室,並希望於 2022 年能重回正常工作。

總結

從以上可見,管理者考慮是否轉換工作模式要包括多種因素,例如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、希望建立的企業文化、人才招聘及保留、員工之間的溝通、關係及發展機會、軟件及硬件的安排等。你會怎樣選擇?歡迎到 Facebook 和我們分享一下!

※ 此專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
作者:Elys

訂閱電子報

最新文章

打造「音樂版 Slack」,Highnote 讓創作者直接在音檔上寫筆記、錄語音、開投票

當我們在一份報告或文件中要溝通意見時,通常會直接註記評論,但如果是對於一段音檔呢?確定要註記的秒數、再寫下意見、然後將訊息傳給對方⋯⋯這是音樂產業、Podcost 主持人等聲音創作者的困境,也是 Highnote 想解決的問題。

新創公司推廣「新產品」的 4 個錦囊妙計

根據人類行為學家的研究,多數人在面對新事物時,容易感到不安以及排斥。尤其在不確定「新的」會比「舊的」好多少的情況下,人類更會傾向維持原狀。這種現象又稱為恐新症 (Neophobia),也許正是你過去不容易推廣新產品的原因。

廚餘可以變首飾?香港社企 Ways Out 與年輕媽媽同行,透過「轉廢為寶」推廣環保

廚餘除了可以用來再造清潔用品、肥料,還可以製成首飾?由 Peggy 、Coco、Alison 三位女生創立的香港社企 Ways Out Hong Kong 將廚餘升級再造 (Upcycling),利用蔬菜及水果皮製作手鏈、頸鏈和耳環,藉此引起大眾對廚餘問題的關注,更邀請了一群年輕單親媽媽加入團隊,支持她們發揮自身才能。

1 年進帳 1 億歐元!德國新創 Air Up 推出「喝得到蘋果味的水壺」,獲百事可樂投資

德國新創 Air Up 創辦人 Lena Jüngst 在大學寫了一篇關於「神經科學與設計」的論文,從中利用這個原理打造 Air Up 水壺及套在水壺上的「味覺套件」,讓人們喝水時品嚐到蘋果、桃子等口味,藉此預防糖尿病,在一年之間進帳 1 億歐元,連百事可樂都投資。

該一人創業,還是尋找「共同創辦人」?幾個創辦人剛剛好?

創業的從 0 到 1,從來就不簡單。核心創辦人得先盤點自己當前所擁有的技能、人脈、財務等資源是否足夠,看看少了多少,再決定要一人創業、還是尋找共同創辦人加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