誠實時裝 – 誰說商家的定價是秘密?

雖然「衣」貴為「衣食住行」中的其中一環,但有多少人了解自己平時穿的衣服呢?商家開店做生意總想保持一點神秘感,不會把自己的底牌如貨源、定價策略展露於他人眼前,但對於較有社會責任意識的新一代消費者,商家打「透明價格戰」或會更能突圍而出。

傳統以來,商家都會把自己產品的成本定價保密,這樣一來是怕同行會知道自己的定價策略,二來是怕消費者知道產品的利潤空間有多大,擔心他們會因要價太高而打消購買意慾。

所以現時消費者只知道產品的定價,而產品的成本就要留給他們自己去猜想,這導致他們可能會買到品質跟售價不成比例的產品,或是間接支持了生產這些產品的血汗工廠。

有見及此,外國有新興的服裝品牌如 Everlane、honest by.、Oliver Cabell 等,反其道而行,給消費者提供完全透明、公開的服飾資訊,把消費者想知的、應該要知的都告訴他們,開創一個嶄新的商業模式。

定價透明化

以美國時裝品牌 Everlane 為例,了解到新世代的消費者想知道所買產品的資料更多,Everlane 在自己的官網上,清楚例明衣物的每項成本及所賺的盈利。以一條牛仔褲為例,所用的牛仔布、鈕扣及拉鍊,甚至裁剪的人工費及物流費,都會明碼實碼標出來,讓顧客一目了然。

這家以網店起家的品牌由於跳過中間分銷商的成本,把產品直接買給消費者﹐所以可以把產品的價錢定高於只是成本的一倍,這有別於一般服裝品牌會把價格定於高於成本的五、六倍。從生產到銷售,品牌公開每個成本,定價策略,從一開始就避免標價虛高,因此獲得消費者的信任,令品成功於7年間由網上走到線下,分別在紐約及三藩市開設了實體店。

生產過程透明化

消費者在買衣服時大多只會考慮衣服是否稱身、便宜,但所謂的便宜時裝背後,可能是在欺壓一批在第三國家的工廠工人,他們要在惡劣的環境工作、每天要工作十多小時; 又或是生產過程中不斷排出污染物,破壞環境,所以生產一件衣服的背後可能要犠牲環境及工人的安全。

這是紡織業一直為人咎病的問題,所以一般時裝品牌都甚少會提及,但 Everlane 卻會在自己的網址上分享跟它合作的工廠故事,讓消費者了解是怎樣的工廠生產他們所買的產品,讓他們在購物時能負上自己的社會責任,還能實際幫到其他世界人及環境。

標榜着「極致透明」的理念是 Everlane 成功的主要原因,所以即使品牌的產量是貴精不貴多,而且款式走簡單經典路線,但仍深得一班消費者的擁戴,品牌曾試過在推出1,500 T恤時,於5日內已全被訂購並吸引了60,000人加入等候名單排隊買新貨。

新一代的服裝消費觀在轉變,消費者以前會較著重品質上的需要,現在同時還會考慮到自己的社會責任,而像 Everlane 這些品牌著重透明度的策略,正正創造了一個非常好的購買理由,讓消費者所花的每一分錢,都為自己想要的世界投票。

※ 此專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
作者:細思

訂閱電子報

最新文章

打造「音樂版 Slack」,Highnote 讓創作者直接在音檔上寫筆記、錄語音、開投票

當我們在一份報告或文件中要溝通意見時,通常會直接註記評論,但如果是對於一段音檔呢?確定要註記的秒數、再寫下意見、然後將訊息傳給對方⋯⋯這是音樂產業、Podcost 主持人等聲音創作者的困境,也是 Highnote 想解決的問題。

新創公司推廣「新產品」的 4 個錦囊妙計

根據人類行為學家的研究,多數人在面對新事物時,容易感到不安以及排斥。尤其在不確定「新的」會比「舊的」好多少的情況下,人類更會傾向維持原狀。這種現象又稱為恐新症 (Neophobia),也許正是你過去不容易推廣新產品的原因。

廚餘可以變首飾?香港社企 Ways Out 與年輕媽媽同行,透過「轉廢為寶」推廣環保

廚餘除了可以用來再造清潔用品、肥料,還可以製成首飾?由 Peggy 、Coco、Alison 三位女生創立的香港社企 Ways Out Hong Kong 將廚餘升級再造 (Upcycling),利用蔬菜及水果皮製作手鏈、頸鏈和耳環,藉此引起大眾對廚餘問題的關注,更邀請了一群年輕單親媽媽加入團隊,支持她們發揮自身才能。

1 年進帳 1 億歐元!德國新創 Air Up 推出「喝得到蘋果味的水壺」,獲百事可樂投資

德國新創 Air Up 創辦人 Lena Jüngst 在大學寫了一篇關於「神經科學與設計」的論文,從中利用這個原理打造 Air Up 水壺及套在水壺上的「味覺套件」,讓人們喝水時品嚐到蘋果、桃子等口味,藉此預防糖尿病,在一年之間進帳 1 億歐元,連百事可樂都投資。

該一人創業,還是尋找「共同創辦人」?幾個創辦人剛剛好?

創業的從 0 到 1,從來就不簡單。核心創辦人得先盤點自己當前所擁有的技能、人脈、財務等資源是否足夠,看看少了多少,再決定要一人創業、還是尋找共同創辦人加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