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興社交媒體崛起!Poparazzi、BeReal、HalloApp 能否挑戰 IG、FB、TikTok 地位?

打開 Instagram 和 Facebook,會看到很多廣告及推薦帖文,導致部分人對這些社交媒體感到煩厭。外國有創業家因此創立了反 IG/FB 的社交應用程式,讓用戶在無廣告的平台上專注與真實的朋友聯繫,脫離以網紅及商業利益主導的主流社交媒體。究竟這些新興社交媒體能否取代主流社交媒體?

了解一下以下的新興社交媒體:

Poparazzi

Be your friends' Poparazzi
(Photo Credit: Poparazzi)

由美國一對兄弟 Alex Ma 和 Austen Ma 創立的 Poparazzi 於 2021 年 5 月推出後很快就衝上了 App Store 榜首,創辦人希望人們可以與現實生活中的朋友聯繫,並分享與朋友相處的真實時刻。Poparazzi 將 Instagram 的照片標記功能變成獨立的體驗,用戶不能發佈自己的照片,只能發佈並標記朋友的照片,因此每個用戶的個人頁面都會是朋友為你拍攝及發佈的照片,感覺如同朋友成為了你的狗仔隊 (Paparazzi)。而為免用戶之間出現比較,平台不會顯示讚好及追蹤者數目,亦沒有留言功能,不過用戶可以透過 Emoji 作出反應。

(Photo Credit: Poparazzi)

創辦人認為,現時的主流社交平台充斥著經過修飾的相片、自拍照和很多「看似毫不費力的完美」,形成了博取關注的比賽,最終無人取勝。但現實是由很多不完美但依然值得捕捉的時刻組成,例如朋友狼吞虎嚥的樣子,所以他們建立了不允許用戶發佈自己照片的 Poparazzi 消除追求完美的壓力,並將重點放在朋友上。

Poparazzi 的重點在於你身邊的人,而非你自己。

Poparazzi 創辦人 Alex Ma

Poparazzi 推出後一年間已有超過 500 萬次下載,大部分用戶都是 21 歲以下的 Z 世代青年,可見這個社群開始意識到科技巨頭的操控,同時有興趣嘗試非主流的社交媒體。平台於今年 6 月在 A 輪融資中籌得 1500 萬美元,團隊亦正在擴大,即使市場上有越來越多社交平台出現,Alex 和 Austen 相信 Poparazzi 的獨特定位能保持其競爭力。

BeReal

(Photo Credit: BeReal)

BeReal 於 2020 年由法國企業家 Alexis Barreyat 和 Kévin Perreau 創立,在最近幾週人氣飆升,更曾在美國 App Store 居榜首。BeReal 的用戶每天都會收到一個「Time to BeReal.」的推送通知 (Push Notification),提示他們有 2 分鐘的時間分享自己正在做什麼,他們只需點擊一下,應用程式就會拍攝兩張照片,分別來自前置及後置鏡頭,以捕捉他們的臉和活動。即是說,用戶每天只能發佈一次帖子,並且要在 2 分鐘內發佈。

(Photo Credit: BeReal)

創辦人表示,BeReal 讓用戶展示自己真實的一面,同時認識朋友最真實的樣子。應用程式沒有濾鏡、讚好或追蹤者數目,不過用戶依然可以對朋友的帖子作出反應和留言,而透過短時間的限制,用戶只能不加修飾地分享特定時間的活動,不論哪項活動多麼平淡或乏味。有用戶表示有時會對社交媒體感到煩厭,因為那些內容都不是真實的,而 BeReal 消除了主流社交媒體上的競爭和虛偽。

人們會慢慢意識到,他們不必在網上展示完美的生活去令自己感覺良好。

BeReal 公關 Elisabeth Schuster

現時平台每天有超過 290 萬名活躍用戶,大多數為法國和美國的年輕人。BeReal 於去年的 A 輪融資中籌得 3000 萬美元,估值超過 6 億美元,團隊會努力使應用程式保持簡單,亦希望能吸引國際用戶。

HalloApp

(Photo Credit: HalloApp)

於 2020 年推出的私人社交平台 HalloApp 是由兩位 WhatsApp 前高層 Neeraj Arora 和 Michael Donohue 創立,為用戶提供一個簡單、安全的地方與親朋好友聯繫。平台主打無廣告,亦沒有利用演算法排列帖子,同時將聊天群組的人數限制為 50 人。它只允許用戶與手機通訊錄中的朋友聯繫,而且用戶發送的訊息都會經過加密。

Neeraj 曾在 Twitter 指出,現今的社交媒體是數碼購物中心,充斥著無止境的帖子、廣告、機器人、讚好、追蹤者、網紅,「這些工具並沒有凝聚人們在一起,而是使人分裂。」另一方面,這些平台缺乏私隱,「無論在哪裡都總有人在『聆聽』,這並非建立信任或維持真實關係的方式。」因此他希望透過 HalloApp,讓人在保密的環境下與朋友互動。

與傳統社交網絡不同的是,我們認為私隱是基本人權。HalloApp 使用您的電話通訊錄將您與真實的關係聯繫起來,僅此而已。我們從不收集、儲存或使用任何個人資料。

HalloApp 創辦人 Neeraj Arora

以電話號碼作為聯繫朋友的基礎,可確保用戶與身邊的朋友建立真實的關係。Neeraj 解釋:「雖然你知道一些名人是誰,但你和他們之間並沒有關係,而通訊錄則可以限制你與真正認識的人聯繫。」此外,這做法可避免匿名帳戶的出現,減少垃圾內容。

HalloApp 至今有大約 22.5 萬次下載,要成為受歡迎的應用程式還有一段距離。團隊計劃增加訂閱 (Subscription) 的選項,為訂閱者提供更優質的功能。至於長遠目標,創辦人希望擴大 HalloApp 的規模,令全球更多人都使用這產品。

延伸閱讀:有邀請碼才可以加入!為何新創人士、企業家都在玩 Clubhouse?

新興社交媒體的未來

現時主流的社交媒體都變得十分商業化,而且以模不透的演算法運作,已不再是純粹用來聯繫朋友的簡單工具,難免會有用戶對此反感。這現象導致新興社交媒體的誕生,吸引到 Z 世代的年輕人使用。

雖然 Poparazzi、BeReal、HalloApp 的用戶正在增長,但要成為主流社交媒體仍有一大段距離。不少初創經歷過一陣熱潮後,都因為未能繼續吸引客戶或欠缺可持續的營運模式,最終失敗收場。平台需要策劃如何吸引 Z 世代以外的人以擴大用戶規模,亦需要從長遠去考慮如何透過變現 (Monetization) 獲利,同時不會令平台變質,否則只會淪為 90% 的初創企業。

你認為 Poparazzi、BeReal、HalloApp 能取代主流社交媒體 (如 Instagram、Facebook、TikTok) 的地位嗎?歡迎到 Facebook 和我們分享一下!

※ 此專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
作者:Hunger

訂閱電子報

最新文章

直播可以留言 +1 下單,影片為什麼不行?Smartzer 讓 Adidas、Dior 的廣告也能是購物管道

英國新創 Smartzer 踢除所有複雜的購物流程,讓消費者不只是看廣告,而是動個手指,就能直接一鍵下單。知名品牌 Puma、Adidas、施華洛世奇等都是 Smartzer 的合作對象,並成功提升影片互動率至 55%,讓影片也能成為收入管道之一。

做更少但成就更多!專準主義 Essentialism 如何領導個人及企業達成目標?

Greg McKeown 所寫的《少,但是更好》(Essentialism: The Disciplined Pursuit of Less) 提到,很多人都同一時間追求不同方面的成果,導致自己無止境地忙碌,最後卻一件事都做不好。事實上,真正重要的事情少之又少,如果我們將時間和精力投入在真正重要的事上,才能把事情做得好。這就是專準主義的意義 —— 做更少,但成就更多。

後牛奶世代降臨!燕麥奶品牌 Oatly 如何從包裝、定位、內容提升營銷效果?

你知道 Oatly 已存在接近 30 年嗎?Oatly 於 1994 年由瑞典兩兄弟 Rickard Öste 和 Björn Öste 創立,但品牌一直都寂寂無名。直至 2012 年,Oatly 聘請了新 CEO Toni Petersson,他帶領品牌走向全新的方向,透過品牌重塑 (Rebranding) 令 Oatly 成為植物奶類最暢銷的品牌。

聽得到的 NFT!ASMR NFT 平台 xtingles 將治癒作品帶進 Web3

xtingles 創辦人 Andrew Fai 認為,隨著人們生活在繁忙的數碼環境裡,ASMR 在治療焦慮、悲傷和失眠方面變得更為重要,他亦希望透過平台增加 ASMR 創作者的收益。

憑 $0.01 飛越美國!YouTuber Ryan Trahan 展現的創業技巧

美國 YouTuber Ryan Trahan 於 6 月展開了「I Survived On $0.01 For 30 Days」的挑戰,僅利用 $0.01 美元在 30 天內運用各種創業技巧賺錢,並由加州洛杉磯穿越美國到北卡格林維爾,將 $0.01 送到人氣 YouTuber MrBeast 手上。